この世界で流れ落ちる 涙の総量
決まっているなら
みんなで分かち合おうか

关于

段子

但你东风泪满。

你从口袋里拉出一卷、两卷、三卷的眼泪,洒水车一样一路走回家,太阳怯怯地跟在你身后,一步挪一步。你像一个正在赌气的小学生,可你十七岁,被命运的海波推至一个没有意义的至高点,而命运狞笑着告诉你你从今以后子还能往下走。

你浸了一脸一脸咸咸的海水,风干后锋利的白色结晶将你柔软的皮肤包裹,像面具一般张扬地宣布“我防备着”。而防备着什么,伤害过你的是什么,命运是什么,你为什么抽出了一卷又一卷的纸巾,你不知道?

“我怎么可能知道?”你抽抽搭搭,理直气壮。无知且软弱,并且沉浸在自己的软弱里。你大概觉得掉眼泪很浪漫。



虽说这么写了,感觉这里的每句话都可以用来形容某段时间的我><

“人一旦迷醉于自身的软弱,便会一味软弱下去。”

大概是从这句话想到的,虽说跟这句话也没多大关系。


评论

© 旬空 | Powered by LOFTER